当前位置: 首页  / 文明文化  / 普法教育  / 正文

普法教育

【疫法同行】医疗保障,筑起国民健康的长城---我校法学院教授郭相宏“专家谈”(4)

更新时间 : 2020-03-31    来源:     点击次数:

1月22日,国家医保局与财政部联合印发通知,要求各地医保及财政部门要确保确诊新冠肺炎患者不因费用问题影响就医,确保收治医院不因支付政策影响救治。2月7日,财政部表示,对确诊患者个人负担费用实行财政兜底;对疑似患者,由就医地制定财政补助政策,中央财政视情给予适当补助。随后,全国多地的医疗保障局都表示确诊和疑似肺炎病人也纳入了医保范围。

新冠肺炎患者的全部医药费由国家财政负担,不需要患者自付,是这次战“疫”中的一个亮点,对于我国社会保障事业和医疗卫生事业而言,也是具有标志性的事件。

一、社会保障是国家责任的体现

社会保障的基本涵义就是确保最低生活的安全。社会保障权是公民依法享有的以社会保障为内容的一项基本权利。因此,社会保障权的内容取决于社会保障的内容。

对社会保障理论贡献最大的是英国经济学家、伦教经济学院院长贝弗里奇。贝弗里奇将社会保障视为一项以国家为主体的公共福利计划,认为社会保障是指保障人民在失业、疾病、伤害、老年退休、失去父母、工资中断时生活费用的保障,以及辅助其生育、婚丧时的意外或必要的费用。在其理论中,社会保障是作为一种国民收入再分配的手段,社会保障制度的建立,遵循的是普遍性原则。

《英国大不列颠百科全书》对社会保障作了归纳,解释为国家对国民实行“从摇篮到坟墓”的保障。公民在疾病、伤害、失业、年老、生育、死亡及鳏寡孤独等情况下,国家都给予保障。

如今,社会保障权已经成为现代公民的一项基本人权,社会保障也成为由国家立法强制规定的、由国家主动承担,对公民在年老、疾病、伤残、失业、生育、死亡、遭遇灾害、面临生活困难时给予物质帮助,旨在保障公民个人和家庭基本生活需要并提高生活水平、实现社会公平和社会进步的制度。

社会保障应当包括以下内容:

一是社会保障首先是国家的责任。公民社会保障权的义务属于国家,国家履行在公民权利方面的实现义务,当公民的权利遇有障碍时,国家帮助实现的义务。在社会权利体系中,国家对于公民社会保障权的实现负有更为突出的义务。

二是具有强制性,由国家立法强制规定和实施。

三是社会保障是对公民在年老、疾病、伤残、失业、生育、死亡、遭遇灾害、面临生活困难时给予的帮助;保障水平主要是满足公民的基本生活需要,但在某些方面也具有提高公民生活水平的功能。

四是社会保障的价值在于维护人类尊严,实现社会公平和社会正义。对社会成员以物质帮助等形式来满足其基本生活之需,以满足人在社会生活中为确保自我尊严的最低限度生活。从根本上说,维护人类尊严是社会保障的终极目的。

二、我国宪法对社会保障权的规定

社会保障权是基本人权,以保障每个社会成员的最基本的生存需求为目的,力求达到饥者有食、病者有医、老者有养、弱者有助等基本目标。1991年11月中国政府发布的《中国的人权状况》白皮书认为:“生存权是中国人民长期争取的首要人权”,而社会保障权恰恰是为了保障人们起码要满足的、最低限度的生存所需,是生存权的重要支柱。

我国现行宪法也规定了社会保障权。第十四条第四款规定:“国家建立健全同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的社会保障制度。”这是一个总括性的规定,相当于一个原则条款,即承认了国家对于发展社会保障所承担的义务。其他社会保障条款都是以此为依据在各个领域的具体体现。

宪法关于医疗卫生事业的规定,其实就是规定了对医疗的社会保障责任。第二十一条规定:“国家发展医疗卫生事业,发展现代医药和我国传统医药,鼓励和支持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国家企业事业组织和街道组织举办各种医疗卫生设施,开展群众性的卫生活动,保护人民健康。”从宪法的规定来看,国家是发展卫生医疗事业的主体,其目的是“保护人民健康”,也就是在履行国民医疗保障的国家义务。

此外,宪法还规定了公民在年老、疾病和丧失劳动能力的情况下,有获得相应社会保障的权利。囿于当年的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第四十五条的表述是“公民在年老、疾病或者丧失劳动能力的情况下,有从国家和社会获得物质帮助的权利”。所以,有人称之为“获得物质帮助权”。其实,物质帮助权就是社会保障的一种方式,只是范围较小一些。如今的社会保障,已经不局限于物质帮助,而应扩大到医疗、养老、失业、事故保险、社会救助等多个领域。

宪法所言“国家发展为公民享受这些权利所需要的社会保险、社会救济和医疗卫生事业。”这些内容,就是国家发展社会保障事业,为公民提供各项社会保障的承诺。

三、医疗保障是抗击疫情的重要力量

医疗保障是社会保障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各国政府都把医疗保障放在社会保障的突出地位。诚然,社会保障的程度受一个国家经济发展水平的制约,国家财力有限的情况下,社会保障体制就比较脆弱。因此,尽管国家有义务为公民提供包括医疗保障在内的各种社会保障制度,但并不意味着所有的医疗和社会保障都要由国家一手“包干”。

概括来说,政府对于医疗保障的职责主要有:

一是首先要明确政府责任,政府为建立社会保障制度负有首要的责任,不能把所有的负担都推给社会民众而政府束手不作为。

二是政府应当提供公平的医疗服务,以救助弱者为先,将基本的医疗保障提供给最需要的人群,如农民、失业人员等没有基本医疗保障的人群。在这次疫情期间,首先要保障新冠肺炎患者的治疗之需。

三是政府始终是医疗保障的最大投入者,再结合个人出资和商业保险。

四是应保障建立覆盖全民的医疗保障体系,让全体国民都能够获得最基本的医疗服务,而不是按照某种标准(如户籍、职业、行政级别等)只给一部分人提供医疗保障。

在抗击疫情初期,有患者因为支付不起医药费而放弃治疗。放弃治疗意味着将个人生死听天由命,同时也可能造成病毒传播,对疫情防控极为不利。因此,国家出台政策兜底治疗费用,既是对患者生命健康的负责,也是对社会公众的负责。

此后,各地方纷纷跟进。例如,湖南实行新冠肺炎患者医疗费用“零自付”,这是疫情以来,湖南省扩大医保政策的具体体现。截至2月10日,湖南全省医保累计结算出院新冠肺炎确诊、疑似患者314例,涉及医疗费用170万元。山东省在2月15日宣布,全面取消新冠肺炎患者医保支付限额,相关诊疗费用全部纳入医保基金支付范围。

这次疫情,也是对我国社会保障体系的一次大考。诚然,根据我国国情,目前还没有建立起全民免费的医疗体系。而建立覆盖全民的社会保障体系,进一步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让每个人在治病的时候都能够负担起看病的费用,并且得到恰当的医疗卫生服务。这才是疫情之后,我国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的重点领域。

《礼记》对“大同社会”的描述,就包括了良好的社会保障制度:“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这是一幅理想的社会图景。时至今日,仍然是我们不懈追求的目标。

疫情是一面镜子。以疫情为鉴,进一步推进社会保障制度的法治化,提高医疗保障的标准和范围,是关乎民生幸福的大事。

来源:山西日报

作者简介:

郭相宏,省法学会学术委员会委员,省法学会法治教育研究会会长,太原科技大学法学院教授。